Category: Family

Don't focus on where we are today, but where we intend to go.

拐卖儿童一律死刑

最近,网络疯传的一张图片,唤起了呼吁贩卖儿童死刑的呼声。作为一个父亲,我坚决赞同! 刑法的量刑过程,是一个理性的过程,从目前国内实际的司法操作来看,的确不太可能实现“贩卖儿童一律死刑”的执行结果。但是,作为一个有情绪的正常人,设身处地的想,作为丢失孩子的父母,是绝对不能接受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。《失孤》、《亲爱的》电影中所描述的场景,又有谁敢说可以谈面对,而且是一辈子!!这个事情所挑战的,绝对人类的底线,无法理性对待!! 作为对于人类这个物种的自我残害,贩卖人类,本来就应该是最触及底线的事情。如果这个事情也是可以容忍的,那其他一切犯罪都是可以接受的。因为其他一切的犯罪,都达不到这个事情所带来的冲击!相对买卖儿童带来的危害,难道还比不上因为摆地摊不交税而被城管殴打致死的农民么? 同时,繁衍后代是人类存在的原始动力,而买卖儿童又在这个根本性的层面上挑战人类自身!如果你是一个经历过孩子被拐卖,相信你针对拐卖儿童会建议可不是死刑,而是凌迟!! 针对这样一个原则性的行为犯,坚决予以一刀切的处理原则!没啥好“理性分析”的,对于人贩子,必须坚决公开处决!


June 19, 2015 0

轮滑比赛获奖

2015年4月25日,陪儿子参加了上海市轮滑协会承办的《上海市幼儿园速度轮滑大赛》,儿子获得了300米组别的第五名与450米组别的第六名,在同级别109名小选手参加的比赛中,获得这个成绩,作为父亲的我,感觉还是很好的!:) 尤其是300米组别比赛结束之后,我与儿子深入探讨了一下他技术发挥中的不足,后来在450米组别的起跑阶段,以第一名的位置进入弯道,个人技术发挥到了极点!同时,也不得不承认,小选手中有几个的确比较有天赋! 祝儿子快乐生活,健康成长!


April 27, 2015 0

Pottery – Making

经过实战练习之后,我们可以肯定的是,要纯手工做出一个胎壁比较薄的瓷器是如此的困难!进过一上午的努力,做出一个比较“厚实”的大碗!不容易啊!希望烧制之后的结果,能够成就伟大作品!!:)


October 7, 2014 0

又回老家

最近又回老家了一趟。随着年龄的增大,每回去一次总是能够重新发现老家的可爱,老家的优美!可能,这个感受与自己的年龄有关,有点“叶落归根”的意思!呵呵! 在还是一个没出过远门的学生时代,感受到的只有老家的闭塞,老家的落后。时时刻刻想着逃离这个小地方。要是有机会能去国外,那就更加感觉是到达天堂!在外学习、工作、生活二十年之后,看着外面飞速发展的基建,快速污染的环境,唯有老家依然如此的古色古香,空气清新。虽然感觉一切未曾改变,但是冥冥之中的一切,似乎早就已经是深思熟虑般的协调。 那种崇洋媚外的稚嫩,也随着了解的加深,发现曾经的一心向往,那只不过是不了解自己祖国固有的文化。别的国家,其实也不怎么欢迎我们去!  


October 12, 2012 2

Applying Second Treatment for Father in Ruijin Hospital

It’s really difficult for applying a bed in Ruijin hospital! The first treatment for father is finished, and I am applying the bed for father’s second treatment. There are many many people in the order list for getting a bed in Ruijin hospital, really terrible! Just now, I missed a chance for getting a bed. And…
Read more


June 12, 2010 0

面对生命的终点

得知父亲的病情特别严重的时候,突然间,那种很可能马上就会失去一位至亲亲人的感觉,第一次真真切切地钻进心里。那突如其来的噩耗,确实让自己有点备受煎熬。 4月27日连夜赶回了象山,4月28日临晨4点30分,连同父亲一起,出发回上海。9点整赶到了上海瑞金医院,9点15分,和约好的医生会面。经过简短的询问和交谈,父亲的病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,基本确诊为Multiple Myeloma(多发性骨髓瘤)。在医生的建议下,马上办理了住院手续。 得到这个消息,心理面确实凉了一大截,这个病,基本不能痊愈,只能维持,并且生存周期一般值为5年左右。治疗成功率约为50%多一点。尤其恐怖的是治疗费用! 父亲,多多少少已经了解到自己的病情,嘴上说的最多的几句话是“要是治不好,或者太贵,就不要治疗了”,“家里面还有几件事情没有处理完,要是稍微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”。父亲的心情,尤其的平静,语调也很平缓。反倒是我,听了之后,感觉心理面很不是滋味。 由于正好赶上五一长假,瑞金医院的诊断结果不能马上出来,需要等到节后。期间,父亲去了几趟我家,看着他和我儿子玩耍的时候流露出的那种不舍的眼神,我能明白,父亲在平静的心情下面,其实是掩藏着强烈的生存的渴望。只是,他不愿意流露,因为那样大家都会难过,也会给大家带来沉重的负担。 在等待诊断结果的那些天里面,我查阅了关于MM病情的相关报道,的确是一个很难治疗的病,而且费用相当高。瑞金医院给出的预计费用大概在8000~9000/天,连续四个疗程,每个疗程一个月。在这样的一个费用前提之下,还不能保证治疗效果,这实在是…… 虽然生老病死,谁也不能逃脱,可对于年仅58岁的父亲,还是感觉早了一点。作为儿子,我自然愿意尽全力挽救父亲的生命,可是……无力感,也的确围绕在心头。很多亲戚朋友打电话来安慰,有真心牵挂的,有敷衍形式的,也有盘算利益损失的……面对大事情,确实能够暴露一些人性的阴暗面。无可厚非,人总是优先考虑自身利益。 和主治医生聊了几次,她说目前针对MM的治疗方案由于加入“万珂”这个新药,效果已经有很大提升,所以要对结果有充分的信心。生存周期大于10年的可能性非常大。今天早上,接到医生的电话,长征医院的检验报告出来了,类型为IGG!也算是一个安慰,希望父亲能够好运!


May 7, 2010 3

Chinese Spring Festival at Xiangshan Hometown

My son Xuanxuan is 16+ months old.


February 19, 2010 0

My Son, 14 months old

14 months, in Xiangshan.


January 6, 2010 2

My Baby is One Year Old

My baby now is 1 year old!


October 18, 2009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