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Health

Don't focus on where we are today, but where we intend to go.

Applying Second Treatment for Father in Ruijin Hospital

It’s really difficult for applying a bed in Ruijin hospital! The first treatment for father is finished, and I am applying the bed for father’s second treatment. There are many many people in the order list for getting a bed in Ruijin hospital, really terrible! Just now, I missed a chance for getting a bed. And…
Read more


June 12, 2010 0

面对生命的终点

得知父亲的病情特别严重的时候,突然间,那种很可能马上就会失去一位至亲亲人的感觉,第一次真真切切地钻进心里。那突如其来的噩耗,确实让自己有点备受煎熬。 4月27日连夜赶回了象山,4月28日临晨4点30分,连同父亲一起,出发回上海。9点整赶到了上海瑞金医院,9点15分,和约好的医生会面。经过简短的询问和交谈,父亲的病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,基本确诊为Multiple Myeloma(多发性骨髓瘤)。在医生的建议下,马上办理了住院手续。 得到这个消息,心理面确实凉了一大截,这个病,基本不能痊愈,只能维持,并且生存周期一般值为5年左右。治疗成功率约为50%多一点。尤其恐怖的是治疗费用! 父亲,多多少少已经了解到自己的病情,嘴上说的最多的几句话是“要是治不好,或者太贵,就不要治疗了”,“家里面还有几件事情没有处理完,要是稍微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”。父亲的心情,尤其的平静,语调也很平缓。反倒是我,听了之后,感觉心理面很不是滋味。 由于正好赶上五一长假,瑞金医院的诊断结果不能马上出来,需要等到节后。期间,父亲去了几趟我家,看着他和我儿子玩耍的时候流露出的那种不舍的眼神,我能明白,父亲在平静的心情下面,其实是掩藏着强烈的生存的渴望。只是,他不愿意流露,因为那样大家都会难过,也会给大家带来沉重的负担。 在等待诊断结果的那些天里面,我查阅了关于MM病情的相关报道,的确是一个很难治疗的病,而且费用相当高。瑞金医院给出的预计费用大概在8000~9000/天,连续四个疗程,每个疗程一个月。在这样的一个费用前提之下,还不能保证治疗效果,这实在是…… 虽然生老病死,谁也不能逃脱,可对于年仅58岁的父亲,还是感觉早了一点。作为儿子,我自然愿意尽全力挽救父亲的生命,可是……无力感,也的确围绕在心头。很多亲戚朋友打电话来安慰,有真心牵挂的,有敷衍形式的,也有盘算利益损失的……面对大事情,确实能够暴露一些人性的阴暗面。无可厚非,人总是优先考虑自身利益。 和主治医生聊了几次,她说目前针对MM的治疗方案由于加入“万珂”这个新药,效果已经有很大提升,所以要对结果有充分的信心。生存周期大于10年的可能性非常大。今天早上,接到医生的电话,长征医院的检验报告出来了,类型为IGG!也算是一个安慰,希望父亲能够好运!


May 7, 2010 3

国妇婴排队

早上四点二十,虽然有点晚了,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起床准备去排队! 五点三十左右到达国妇婴,已经能看见两条二十几个人的队伍!汗!看来是希望不大! 果然,最后分配号码的时候我们是第二十七号!最后一张票是二十五号!心碎! 不死心的我们一直等到七点半,有人没有“小卡”,我们幸运的拿到了那个被放弃的名额!看来我们小老鼠还是有点运气的! 这年头,流行排队!没事儿,多排排队!


April 25, 2008 0